177 
2014-06-12

“做慈善不算受贿”是强盗逻辑
新闻摘要:今年59岁的深圳市政协原副主席黄志光,此前一审被广州市中院认定受贿钱物300万余元并非法持有猎枪等7支制式枪支,被一审判定有期徒刑14年,并处罚金50万元。后广州市检察院认为,黄志光曾收受一笔百万贿款后捐往寺院,该笔款项也应构成受贿,但法院未予认定,遂提出抗诉。[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贪官做“慈善”到底算不算受贿?

捐“别人”款留自家名也是受贿

作为一个地区的最高领导,受鸡鸣寺住持之托,寻找修大佛的捐助商,而捐助人非得要以领导之名捐出,这种情形完全可能发生,而且也并无不妥。但现在的问题是,这笔不菲的钱是从黄家拿出来的而且以黄家人名义捐出的,其款项出处没有任何的事先声明,收人钱财自然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实。[详细] [我要评论]

 

受贿款捐佛寺绝不是什么“慈善”

在笔者看来,身为党员的黄志光用巨款献忠于寺庙,与此前多名被查官员在本质上并无二致。在笔者看来,这些党政官员之所以热衷于烧香、问卦、看风水、向神祈祷等封建迷信活动,皆因心中有鬼,身上邪气重而导致正气不足,从而寻求神灵庇护。[详细] [我要评论]

 

“借花献佛”的捐助也能算“善款”?

积德行善本是件好事,完全可以靠正规渠道,而绝对不是靠这种“借花献佛”式的捐助。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前几天一条新闻:在一条干净的街道上,三五个干部做出一副认真打扫的样子随意挥动着扫把,并配上了图文。虽然性质不一样,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处。
积德行善本是件好事,完全可以靠正规渠道,而绝对不是靠这种“借花献佛”式的捐助。这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前几天一条新闻:在一条干净的街道上,三五个干部做出一副认真打扫的样子随意挥动着扫把,并配上了图文。虽然性质不一样,但却有“异曲同工”之处。[详细] [我要评论]
岂能以慈善之名掩盖受贿之实

赃款捐成香火钱,罪加一等

黄志光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以个人名义向寺庙捐赠巨额香火钱本身就违反党的纪律,应该受到党纪处分,这种把赃款捐成香火钱的行为,不但应该认定为赃款,更应该罪加一等,当然,这里的罪加一等不是真的在量刑上罪加一等,而是指他的行为更应受到人民群众的唾弃![详细] [我要评论]

 

佯装慈善不能成为“法外开恩”的借口

法院的判罚,从一定程度上是为社会树立了一座风向标。法院如何判,自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和违法事实作支撑。对于此案,笔者无意对法院的认定做任何评判,但有一定必须明确,人民法院必须将公正精神传递给每一位社会成员,否则,一旦有了先例,法治化建设环境必然遭受重创![详细] [我要评论]

 

莫让“慈善”成为贪污的遮羞布

整个社会的反腐机制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百姓们淳朴内心一定要保持足够的警惕,切不可让他们的“表演”混淆正义的视听。而其他握权者更因以此为戒,每日三省,自省自律,,莫要打着慈善的幌子去搞腐败,让“慈善”成为官员腐败的工具;莫要污了“慈善”,让“慈善”成为腐败的下一个代名词。[详细] [我要评论]
受贿款捐寺庙应该算是“慈善”吗?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东窗事发后,此官员更是曝出受贿款中100万已经捐助修建寺院,不算受贿,可以荒唐至极。受贿款就是受贿款,无论用作何处,受贿的性质是不会变的。
贪官的“假慈善”是“真天真”
    有了所谓的“百万善款”铺垫,后续的权钱交易、权力变现也必然“按部就班”。【详细】

领导不在:佛教四谛教义,就是“修道除恶、灭贪嗔痴”,假捐赠不算受贿,怎是国际玩笑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李汉三__:只因为贿款没有装进黄志光个人的腰包,便提出抗诉,对受贿事实不予认定,这很像一个冷幽默

 

    黄志光打着“做善事”的幌子,无非是想树立一种乐善好施、清正廉洁的公众形象罢,以将其作为自己加官进爵的“砝码”,进而再搭着更大的“权力东风”,继续走贪腐之路。简言之,这样的慈善就是“假慈善”,是畸形、可悲的权力观诞下的“怪胎”。

编辑:姬学涛
责编:罗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