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 
2014-06-30

领导可下河,执法应“上岸”
新闻摘要:“群众对水质标准的认知,不是用数据来了解的,而是通过可饮用、可游泳来判断,更应以领导干部以身试水来检验。”浙江“可游泳河段”申报活动日前启动,在6月26日举行的申报活动的视频会议上,浙江省人大副主任茅临生表示。[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愿领导都有“下河试水”的勇气

敢于下河游泳也是敢于担当

习近平总书记最近指出:领导干部要敢于担当。敢于下河游泳,也是敢于担当的一种表现。群众不听你说得好,也不看你公布的数字多完美,你说这个河段已经治理好,就看你敢不敢下河游泳,敢不敢、能不能组织大家跟着你一起“畅”游一番。[详细] [我要评论]

 

浙江官员以身试水具有样本意义

浙江“可游泳河段”申报不具有强制性,各市如没有可游泳的河段,也可暂缓推荐。显然,这对没有可游泳河段的城市将是不小的压力,他们将会努力使自己的城市有可游泳河段,这对百姓将是福音。值得一提的是,浙江官员下河游泳是由全省各级人大组织的,官员不限于环保局长,此举力度大,对治理污水是强劲的推动,值得其他地方借鉴。[详细] [我要评论]

 

可游泳的河就应在百姓身边

可游泳的河就应在身边。治污需要时间,更需要伤筋动骨的实干,制度化、常态化的治理。治理得好的,自然要申报,让人们能在清澈的水中自由嬉戏;治理不好的,更应警醒,特别是也要让懈怠的官员多呛几口水。由此,以河水能游泳为衡量标准,让各路官员都肩负起职责来,才能最终还江南水乡往日的美丽。[详细] [我要评论]
做好“以身试x”大文章

以身试水,表演给谁看?

做环境监管保护之“鹰眼”是各级环保部门的天职,也是“美丽中国”赋予各级环保部门和领导干部们不可推卸的使命担当,与其耗费大量财政治理后让领导干部们“以身试水”,倒不如早上出台法规,明确政府是地表泾流污染的责任主体。如此事先给环保局长和领导干部们“以身试法”的压力,自然无需事后“以身试水”表演了。[详细] [我要评论]

 

“下河游泳”是监督方式在“哗众取宠”

环境治污是政府环保部门的应尽职责,作为政府工作的监督机构,同级人大紧密的开展跟踪监督也是尽职履责的主动作为的一种表现。如何治理是政府部门的事情,作为人大监督机构,更重要的是监督政府部门是否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开展了工作,其工作效果是否达到了国家的要求,群众对治理成效是否满意,在监督过程中及时将民众的意见转达给政府相关部门,以便达到治理效果的最佳。[详细] [我要评论]

 

对赌式的“以身试水”不能自说自话

看上去有点豁出去了的“以身试水”,却有点自说自话。“浙江要求领导干部要下河游泳给群众看,在确认为可游泳的河段里,全省各级人大常委会将组织进行横渡或畅游活动。本来以为,对群众认为受污染,而监测数据正常的河道,领导干部“以身试水”证明给大家看。但实际上是在“确认为可游泳的河段里”“以身试水”。什么意思?是不是看看领导干部会不会游泳?[详细] [我要评论]
该不该让领导“以身试水”?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以身试水是个好制度。在以身试水过后,希望还有一系列的“以身试吃”,“以身试穿”接踵而来,真正提高官员对治污的重视程度。
让“领导试水”来的更猛烈一点
    无论什么样的说法,无论什么的检测手段,不如让领导直接到河里畅游一番更具说服力。【详细】

蝶鸢佳:不具强制性的申报和游泳,很容易被地方政府演绎成“选择性”游泳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Xu伟芬:频频采用“游泳”这样的老梗,会让人产生视觉疲劳,甚至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政府的公信力
    治理河水污染,要宣示更要宣战。污染之重,很多时候是因为执法沉默,甚至是执法权与河水相互“污染”。所以,让领导下河游泳,更要让执法健康“上岸”发挥应有效力,而对碌碌无为的执法人员,严格依法予以问责,这或许比让其下河游泳更具威慑力。

编辑:姬学涛
责编:杨虹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