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 
2014-08-13

应让免职官员“阳光”复出
新闻摘要:“三鹿毒奶粉”事件已过去6年。8月初,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文华从无期徒刑减刑至17年3个月。当年被免职的3名石家庄市领导,时任市委书记吴显国、市长冀纯堂、副市长张发旺已悉数复出。媒体梳理52起官员免职案例,40名因突发事件被免职官员半数已起复;有作风问题无缘复出。[详细] [友评论]
免职官员悄然复出看官场生态

官员复出不奇怪 奇怪的是公私颠倒

站在公共利益的角度,看上去没问题的官员复出却大有问题。它提醒我们一些突发事件问责过程不透明、无规则的后患无穷:官员先被“雷霆”式问责,然后“闪电”式复出,一下一上、一沉一浮,全无解释,这难免留下“暂避风头”“带薪休假”的印象。[详细[我要评论]

 

从逾三成免职官员复出看官场生态

专家分析,免职而不降职,为复出埋下了伏笔。这就意味着官场早就做好了接纳这些免职官员复出的准备——“伏笔”必然是为“下文”做铺垫的。基于此种语境,这种官场姿态,可能来自于某种官场生态。在这种官场生态中,弥漫着一种惺惺相惜或唇亡齿寒的暧昧气息,也不乏同病相怜的体谅和宽容。因为,免职官员能不能复出,还要看官场肯不肯接纳。[详细] [我要评论]
官员复出标准应严于干部选任

建立官员复出制度才能走出免职再用争议

在不少地方,“免职”早已成为某种心照不宣的“处分潜规则”。它在以处分的形式而出现,却又不是真正的处分,它们更多时候看似免去了官员的职务,但保留的却是相关的政治和物质待遇。当“免职”成为一种只为表明治理力度的形式,那么随后出现悍然的官员复出就不可避免,由此继续招致公众对官员复出的集体反感,实在理所当然。[详细] [我要评论]

 

官员复出需用“显制度”

虽然说法律并没有规定免职官员不可以复出,但并不代表免职官员悄悄复出可以成为某种“潜规则”。因此,打造责任政府,就必须让“问题官员”是否重新起用成为显制度,应该有着更为严格的考察,复出的程序应该更透明更公开。[详细] [我要评论]

 

官员复出合规合理还要服众

官员要名正言顺地复出,光有合法性和合理性,或许还不能服众。尤其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公众对官员有着强烈的甚至过高的期待,在复出的问题上,更需让社会口服心也服。满足各项既有规定肯定是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比如,曾因质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的郑州市规划局副局长逯军,免职9月后官复原职,恐怕就有点说不通。[详细] [我要评论]
官员复出更应该大大方方

“免职官员”复出应公开透明

“免职官员”不是不可以复出,最主要的原因是免职和复出的程序阙如,为“免职官员”复出“打乱仗”埋下了伏笔,如起复的理由是什么;免职到起复之间的时间应该是多长;是否要征求民意;是否要对外发布消息,以取得舆论的谅解,满足公众的知情权等。[详细[我要评论]

 

免职官员复出应过“民意关”

问题官员要想重新上岗,除了必须满足规定条件,还需要过民意关,公开官员相关信息,征求民众的意见。须知,官员如果犯错后没有承担起足够的责任,没有付出应有的代价,就能够轻松复出上岗,谁能保证未来不会再犯错?对于这些官员,民众会放心吗?[详细] [我要评论]
免职官员应不应该复出?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在52起普遍关注的官员免职案中,85名官员被免,29人起复,占比达34.12%。如果排除生活作风问题无人起复这个特殊现象,被免官员的起复率高达50%。
免职官员三成复出 “免职”含金量何在 
    被免官员的起复率高达50%,且有些官员犯了让人难以原谅的错,竟然也会复出。【详细】

人生无常:“问题官员”复出已经成为调戏公众智商,侮辱问责尊严的把戏。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指点一二:任由权力进行暗箱操作,不仅有损政府形象,而且更会让“问题官员”有恃无恐。

 

   
对待犯错的官员讲究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在其担责惩罚后,对其工作业绩和能力进行综合考察评定,给其改过自新、重整政治前途的机会并无不可。果若真符合任用条件并无暗箱操作,完全可以在给予公众令人信服的交代后,大大方方重新履职再上岗,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甚至是悄然复出雾里看花。健全问题官员复出机制和程序,将其置于相关规定和群众的监督之下,广泛听取民声民意,使其复出得有理、有据、有程序,阳光操作,增强其透明度。唯有如此,方可使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及监督权得到满足,并以此化解公众的信任危机。
对待犯错的官员讲究的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在其担责惩罚后,对其工作业绩和能力进行综合考察评定,给其改过自新、重整政治前途的机会并无不可。果若真符合任用条件并无暗箱操作,完全可以在给予公众令人信服的交代后,大大方方重新履职再上岗,没有必要遮遮掩掩、欲盖弥彰,甚至是悄然复出雾里看花。健全问题官员复出机制和程序,将其置于相关规定和群众的监督之下,广泛听取民声民意,使其复出得有理、有据、有程序,阳光操作,增强其透明度。唯有如此,方可使公众的知情权、参与权及监督权得到满足,并以此化解公众的信任危机。

编辑:罗 莎
责编:姬学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