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2014-10-16

从“钱学森堂侄”到“我校女婿”
新闻摘要:美国科学家埃里克·白兹格10月8日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其妻子吉娜毕业于安徽蚌埠一中。15日晨,评论员杨禹在微博上发布的一张关于蚌埠一中祝贺该校“女婿”获诺贝尔奖的图片引发关注。不少网友戏称该校“攀亲戚”,对此,校方回应称,挂出这则祝福是因为高兴,学校不会撤下这则祝福。[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女婿获奖”醉了“丈人”的面子

女婿获诺奖,中国“丈母娘”别急着沾光

从国人的“男人的一半是女人”的传统观念来看,埃里克·白兹格能斩获诺奖,与妻子吉娜的背后支持不无关系,最起码也吹了吹枕边风吧。当然,这一说法有些阿Q。难怪有网友会去调侃此事:“攀亲戚哪家强?”“跟贵校教育品质或是业务有半毛钱关系吗?”等等。也就是说,蚌埠一中难脱过度追求教育政绩之嫌,为了给脸上贴金,竟然将一个与自己八竿子挨不着的诺奖得主拿来显摆。[详细] [我要评论]

 

“诺奖女婿”是阿Q精神的广而告之

从诺奖获奖人的履历看,白兹格在超分辨率荧光显微技术领域取得成就是在2006年,而这一研究是他1990年代在贝尔实验室开始的。而蚌埠一中所夸耀的那位“女学霸”2000年秋天才赴美留学,他们两人的交集甚至可能发生在2006年之后。“女学霸”自然因为白兹格获得诺奖而成了“人生赢家”,但这与蚌埠一中的逻辑关联实在与“假如潘金莲不推开窗子,中国早已成了发达国家”一样搞笑。[详细] [我要评论]

 

祝贺“女婿”获“诺奖”, 实在是扯远了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了这是种自我脸上贴金的行为,但问题是贴金,你总要能贴上,如果本贴不上,而又强行贴上,可能反而会伤了自己的脸。这所中学祝贺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婿,显然就是这种情况。女婿取得的科学成就,和这所中学其实半毛钱关系也没有,科学是非常严谨的事,是女婿在实验室呆出来的成果。如果真有关系,女婿应该第一时间致谢这所学校,感谢学校在其研究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但显然什么都不是,压根就没有关系。[详细] [我要评论]
咱和诺奖的缘分请“非诚勿扰”

对祝贺“女婿”获诺奖不能只是调侃

对大多国人而言,诺贝尔奖如同奥运会,不在诺奖上有所作为,焉能对得起泱泱大国地位?可事实却是,我们在诺奖上一直是配角。吊诡的是,对我们已经获得或即将获得的,比如世界第一经济体的头衔,比如奥运金牌总数前二,我们已经淡定;可对没得到或触不可及的,我们难能割舍。这种情绪造成每年一度的“诺贝尔热”,前段时间热炒日本如何成为“诺贝尔奖大国”,北岛有几成把握获得诺奖,就是例证。[详细] [我要评论]

 

贺洋女婿获奖未必是阿Q攀姓赵

有网友议论,阿Q跟赵太爷攀亲姓赵,被赵太爷甩了两个大嘴巴子,而得到的结果是“你怎么会姓赵!——你那里配姓赵!”攀亲者并非只有阿Q,刘姥姥三进荣国府,其实也是一种硬攀亲。而事实上阿Q本身就姓赵,而刘姥姥事实上也与显贵的祖上是连了宗亲的。此二例为强攀亲,而“蚌埠女婿”,显然是一门有血有肉有骨头的真亲戚,又何来“硬拉关系”之说?贺洋女婿获奖未必是阿Q攀姓赵,也不是刘姥姥硬连宗,充其量只是一种借力宣传。[详细] [我要评论]

 

攀诺奖“女婿”不如培养个“好儿女”

怎么看都像不是在为埃里克·白兹格获得诺贝尔奖化学奖祝贺高兴,而是在攀亲,傍老外,争女婿。“亲连亲连到北京”的树攀藤,藤攀树的攀亲攀奖,不过是为了争得面子或者是挖掘名人资源,与争名人故里如同一撤,实际上是利益之争。女儿女婿都是自己的好,获奖也是自己的好,攀来贝尔奖不过是嘴上、面子上光荣一下,并没有货真价实的含金量,会找来女婿气走儿。如此攀诺贝尔化学奖“女婿”,不如培养个“好儿女”。[详细] [我要评论]
“诺奖女婿”该不该广而告之?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美国科学家得诺奖,部分中国人很兴奋,因为跟其攀上了亲戚。可是,“我校女婿”这样的亲戚,似乎攀得有点远,恐怕连“七大姑八大姨”都算不上。
“诺奖女婿”要不要常回家看看?
    不管是贴金也好,攀附也好,“诺奖女婿”的噱头甫一推出,必然会有光环效应。【详细】

良子彦青:“诺奖女婿哪家强,蚌埠一中问校长。”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网上天虹:“女婿”埃里克·白兹格的影响力也只能帮到这了。要他常回家看看,估计是不可能的事情。

 

    从“钱学森堂侄”到“我校女婿”,暴露出某些中国人喜欢攀龙附凤的毛病。个人攀附名人,如果只是为了满足一点虚荣心,不去招摇撞骗,大可一笑了之。而某些学校或单位也不能免俗,千方百计跟八竿子打不着的名人攀亲,或许不止是有点“掉价”,还有借机炒作沾光的嫌疑。只不过,如此攀亲带来的并非美誉度的增加,而是自身价值的迷失。

编辑:姬学涛
责编:罗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