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 
2014-11-03

“买尸火化”折射量化考核之弊
新闻摘要:广西北流籍犯罪嫌疑人钟某富以及广东籍犯罪嫌疑人董某庆、何某明3人因涉嫌盗窃尸体罪,近日被北流市公安局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据了解,董某庆、何某明原为民政干部,买尸火化是为了完成“任务”。更让人诧异的是,相关乡镇领导居然同意“买尸”方案。[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火化“任务”,到底荒唐了谁?

火化“任务”,让人啼笑皆非

恐怕大众对河南省郑州市精神病指标、湖南省新化县的病人指标事件还记忆犹新,似乎这样的火化“任务”,与这些摊派指标,都有着出奇的相似。面对这样的指标、任务,除了让人觉得啼笑皆非、荒唐可笑之外,恐怕更多的是不解。姑且抛开这样的火化“任务”其本身的合理性,单就这样的“任务”下达,也根本没有考虑到基层的实际情况,更没有什么具体依据。最后基层上演了这起买尸火化的闹剧,而恐怕当地的殡葬改革,无疑也显现出了弊端。[详细] [我要评论]

 

“买尸火化”,殡葬何以出现“黄牛党”?

一言以蔽之。“买尸火化”,再次凸显推行殡葬改革还“任重道远”。尤其是面对复杂的农村实际、风俗盛行的市县,除了对民众进行教育引导,采取操作性较强的奖励政策去让民众移风易俗;还亟待跟进依法治国、依法治地,不要让部分领导在动辄挥动行政大棒的“权本位”指引下,政绩观变畸形、偏离轨道;更不要让部分地方官员的膨胀权力观,美化不作为、乱作为。[详细] [我要评论]

 

“买尸完成指标”是现实版“借尸还魂”

俗话说,“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当地几千年的土葬传统不可能一夜之间改过来。死者家属实在不肯将死者火化,总不可能组织人去抢尸、去挖尸吧。再说,这项工作需要各部门共同努力才行,只靠民政一个部门去做,就是他们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解决问题。因此,县有关部门给下面下达过高的“火化指标”可能有点脱离实际。在这项“指标”的巨大压力下,民政干部用买尸来完成指标,也是无奈之举。[详细] [我要评论]
“买尸火化”背后谁在作祟?

买尸火化的民政干部被诉,有点儿冤

千百年来,广东那儿盛行土葬是不争之事实,董某庆、何某明所在乡镇也在其中,要想大张旗鼓的推行殡葬改革,难度可想而知。如果市县相关政府部门过分依赖行政命令,不问缘由的给乡镇干部下指标、定任务,无疑将乡镇干部推到了与民众的对立面。董某庆、何某明作为具体负责殡葬改革的乡镇干部,不是他们对上级交派的任务不积极作为,而确乎面临着亚历山大的实际困难。故而不得不想出买尸火化的鬼点子去应付上面的考核。[详细] [我要评论]

 

“官员买尸”倒下的别只是操盘手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虽然犯罪嫌疑人董某庆,已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但批准买尸的镇领导,却相安无事。也许,在办案机关看来,“领导同意”只是一面之词。但两个问题必须引起注意,一是每具尸体的买价是1500元,为完成“任务”,每次都买10来具,这么大的开销没领导同意怎么入账?二是火化指标是县里给乡镇的考核任务,没领导背后点头,民政干部能越俎代庖替领导排忧?[详细] [我要评论]

 

“买尸火化”折射殡葬改革大问题

官员成盗尸贼,折射的其实是一个殡葬再改革的大问题。土葬改火化的移风易俗远远不够,目前是一股土葬逆风来袭,才有了所谓的盗尸贼盗尸官员。依法依规实行火化需要政府、民政官员加大宣传力度,并对实施火化的当地民众予以优惠性补偿政策。对此,至少目前还没有出台如此这般的优惠性政策,而事实上却是循规守法的民众需要花费高额的火化费用以及墓地费用。如此这般,岂不是将守法火化的死者推向了不尴不尬的境地?[详细] [我要评论]
“买尸火化”该不该入刑?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强推“土葬改火葬”,不仅暴露了地方政府部门的“懒政”,更明显涉嫌违法行政、乱作为。对于“买尸火化”事件,仅仅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并不是最终的关键,还必须进一步从源头上彻底反思并改变简单粗暴的行政管理方式。
“买尸火化”拷问“指标化”管理思维
    “指标化”并非破解所有难题的灵丹妙药,偏离实事求是的指标只会导致“懒政”与“瞎指挥”【详细】

静远居士:类似的奇葩“指标”,在我们地方政府的行政实践中并不鲜见。比如每人每年要抽60包烟“卷烟销售指标”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莫莫酱:简单粗暴的“火化任务指标”会催生“买尸火化、掘坟盗尸”,一如“罚款指标”会催生“钓鱼、养鱼执法”

 

    对殡改工作来说,根本之策应是首先改变群众对土葬的思想认识。只要思想观念转变了,火葬自然水到渠成;如果没有做到这一点,即使在强权的保证下完成了所谓的火化任务,群众心里都会有怨言,而这显然有悖于为人民服务之宗旨,也正是目前量化考核方式存在的弊端。

编辑:姬学涛
责编:杨虹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