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2014-11-07

姓“公”的厕所不等于公共厕所
新闻摘要:近日,有南京市民反映他们去南京六合区大厂新华西路民政大楼办事,却发现大楼从一楼到三楼的洗手间全部上锁,更夸张的是,一楼竟然使用上高科技的密码锁。该民政大楼相关负责人表示,为厕所加锁只是无奈之举,过去厕所一直对外开放,但是旁边几个单位、服装厂、以及一些商户的工作人员都图方便到这里如厕,导致办公区内的厕所使用频率非常高,卫生状况很差,给他们造成很大的负担。[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上了锁的民政局厕所到底为了防啥?

“厕所上锁”换来群众心灰意冷

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并不难找,政府工作人员都能想到给厕所上密码锁,如此“大智大勇”还不愁解决厕所卫生问题吗?出现问题不从自身查找原因,而从别人身上“挑刺”,这样给出推卸责任的答复群众能够“满意”吗?联系相关部门在附近设立移动、便捷厕所,增加卫生维护人员,对附近商户进行宣传,这一系列措施不都是解决厕所卫生问题的好方法吗?又何必选择“厕所上锁”这一下下策呢?[详细] [我要评论]

 

莫让“密码锁”厕所成为特权自留地

一道密码锁锁住了市民享受便利的权利,无论是出于什么原因,简单地就这么一锁了之,实在不是什么大气之举。这其中暴露出的还是“特权”思想、“官本位”思想在做外,一些单位职工自认为自己高人一等,与群众根本不是一条线上的人。他们所在的单位是“高大上”的,岂容一般闲杂人等随便进入。甚至会觉得一些群众的入厕是破坏了他们的工作环境。[详细] [我要评论]

 

“厕所上锁”别把民心“拒之门外”

一直以来,党政机关缺乏服务意识、生硬的服务态度饱受群众诟病,“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诚然,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开展以来,各地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整治措施,一边强化宗旨意识,一边狠抓工作作风,加强“最后一公里”服务能力。但是,在这样大力度的狠抓作风之下,却仍出现这样的堵门现象,着实让人担心。[详细] [我要评论]
民政局厕所上锁,是无奈之举

姓“公”的厕所不等于公共厕所

诚然,人有三急。如果去民政大楼“方便”惯了,一下子厕所被“铁将军把门”,心生恼怒也是正常的。但也应该换位思考,如果一幢办公大楼的自备卫生间变成了公共厕所,确实会造成很大的负担。特别是在公共厕所的便池墙上,都张贴了“跨上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的当下,沦为公用的厕所,不难想象会是一副什么光景。试想,在已经成市的地段,建一个公共厕所都会招致临近住户的强烈反对,让办公大楼的自备卫生间变成公共厕所谁会愿意?[详细] [我要评论]

 

厕所上高级锁,是低级错误?

如果情况属实,对此几乎无可厚非。道理很简单,单位内部配备的厕所,如果设计合理,应该是根据办公场所的人员数量配置的,也属于办公设施的一部分,比如食堂、办公室、会议室。但有评论抓住了政府部门姓“公”,得出了“民政大楼为人民,不让人使用的厕所再干净又有什么用呢”的结论,认为“一道密码锁锁住了市民享受便利的权利”。听上去好像理直气壮,但稍作分析,另一个结论也是上得了台面的——姓“公”的厕所不等于公共厕所。[详细] [我要评论]

 

公共厕所不能一味搭政府公车

笔者认为民政局将厕所上锁是不得已而为之,一方面可能是上厕所的人数过多,不仅产生了卫生问题,还有超出承受范围的水费、电费,以及清扫费用。另一方面附近的单位、服装厂、商户属于独立的个体,应该建立属于自己的厕所,而不应该将如厕费用强行施加给民政局,要知道积少成多,民政局也会吃不消。[详细] [我要评论]
民政局厕所该不该上锁?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民政局的此举实属小气,民政局是一个敞开大门为民服务的地方,即使会因为来得人多,造成卫生状况差,但也不可一锁了之
“密码锁”锁住的不止“干净”
    相比这单位也的确有自己的苦恼,只是锁住厕所完成了自己一时的轻松,却失了民心【详细】

屌丝青:让市民自由进出民政大楼,欢迎市民到民政大楼上厕所,事情虽小,意义很大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多摇一摇:应该换位思考,如果一幢办公大楼的自备卫生间变成了公共厕所,确实会造成很大的负担

 

    任何一家公共部门的自备厕所,都承担不起公共厕所的压力。而对这种可能是逐渐形成的压力,当事单位除了一锁了之,难道还雇佣几个保安?在力所能及或善后措施跟上的情况下,让政府部门的公共设施,分担一些相关的社会压力也未尝不可。但这毕竟不是民政部门在自己的办公楼里必须解决的民生问题

编辑:姬学涛
责编:杨虹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