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2014-11-27

开征扬尘费,看上去很美
新闻摘要:广州或将开征“扬尘费”:向施工工地征收扬尘排污费,以经济杠杆的环境管理手段,促进广州大气污染整治。11月25日,征收建筑施工扬尘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排污费听证会在广州市环保局举行,到会的14名听证代表无一人反对征收“扬尘费”。[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开征“扬尘费”有何不可

尊重听证代表对“扬尘费”的一致认可

中国的PM2.5一直饱受诟病,尤其大范围的雾霾天气让环境整治显得刻不容缓,蓝蓝的天空是群众最真实的期待。工业社会的高速发展难免会产生环境问题,然而群众不仅希望生活富足宽裕,还要青山绿水,蓝天白云。广州预征收“扬尘费”得到听证代表一致认可,恰恰说明群众对于山清水秀的热切渴望。这给我们以有益的启示,在全面深化改革的道路上,要充分尊重群众的意见和利益,不能走粗放型以牺牲环境为代价的传统发展道路。[详细] [我要评论]

 

开征“扬尘费”是一举两得

整治环境要勇于兴利除弊。环境保护涉及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可谓“污染千根线,整治一根针”,如何让整治工作能够动真碰硬,成果显著,关键在于找准根源,兴利除弊。广东作为建筑业蓬勃发展的发达地区,建筑施工扬尘必然是影响空气质量的一大顽疾。广东酝酿收取“扬尘费”,通过经济处罚措施有力控制建筑扬尘,既增加财政收入,又使建筑企业环保施工,可谓一举两得。[详细] [我要评论]

 

征收“扬尘费”奖惩要严明

事实上,征收“扬尘费”的,在广州之前,由来有之。从全省层面看,2009年12月,江苏省就制定了《江苏省城市施工工地扬尘排污费征收管理试行办法》;2012年,山东省也出台管理办法,规定对产生扬尘污染的企业,实行扬尘排污收费。从最早层面看,2007年10月,汕头市就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建筑施工工程排污费征收管理的通知》,随后,郑州、扬州、汕头、大连等诸多城市,都征收“扬尘费”。[详细] [我要评论]
别让扬尘费“漂白”了污染

“扬尘费”别成了“扬尘许可费”

可是问题来了:收费等于监管吗?环保部门凭着怎样的依据保证收费以后工地会有所收敛,以达到所谓以经济杠杆来抑制污染的目的?举个例子:某饮食一条街,摊贩在营业时随意抛撒垃圾,搞得整条街脏乱不堪。问为何不把垃圾集中存放?答曰:“我们是交了垃圾费的”。可见,小贩们是把垃圾费理解成了“乱抛垃圾许可费”,收垃圾费的措施,成了鼓励扔垃圾的反措施。[详细] [我要评论]

 

别让扬尘费有痛感无美感

其实,惩罚性收费,能否化成治理效果,关键在两点。一是能不能给排污企业带来痛感,使其不敢排。二是能不能产生美感,帮企业不能排。具体到此次广州收取扬尘费,可能带给企业的只有痛感,没有美感。我们看到的是地方政府把怎么收、收多少、什么标准,都规划的比较细。可这些钱有多少转化成治理费呢?又有多少比例返还,帮施工企业升级降尘设备上?显然,防尘费没有一个好去处,降尘只能是纸上谈兵。[详细] [我要评论]

 

谨防扬尘费变成排污“通行证”

征收扬尘费能否达到目的?前几年南京就开始征收扬尘费,据说虽然工地接到收费的通知,但真正被征收的还没有一家。而一家工地的负责人更是坦言,如果按照每月每平方米2毛4分钱的扬尘费来算,他肯定是选择交费而不去治理污染——要知道,交个扬尘费只要两三万,可如果真要落实所有的降尘措施,比如路面硬化、建筑用料的覆盖、围挡等等,可能要花到20万元。也就是说,交了扬尘费,反而使排污变得合法化了,这不仅不能减少扬尘,反而适得其反。[详细] [我要评论]
该不该开征“扬尘费”?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现在征收扬尘费只是开了一张治污的药方,到底是真的有“疗效”,还是只不过为企业开了一个可以排污的“合格证”,还得拭目以待。如果扬尘费收了,污染依旧甚至更加严重,恐怕说不过去。
收“扬尘费”能降低扬尘吗?
    归根结底,降低扬尘关键是倒逼企业重视降低和治理扬尘,而不是交了扬尘费就“没事了”。【详细】

田大垒:政府部门有开征新收费项目的天然冲动,至于后果或将来能否取消,则往往忽略不计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梦幻雪:谁都会算经济账,相比较巨额环保投入,可能扬尘排污费不值一提,何必投巨资搞环保呢?

 

    理性想想,扬尘费可能不如我们想的那么美:一来,从性质上说,它不是对扬尘现象的罚单,相反,它是漂白扬尘问题的合法通道;二来,扬尘费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排污权交易。事实上,它是地方部门与排污企业之间的二次赎买关系,跟市场几乎没有关联;三来,它在实践中容易导致“劣币驱逐良币”效应。正如暨南大学教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会员胡刚所言,“这个费用,如果在10至15年前征,我举双手双脚赞成”,但今天可能就是“一项不合理收费”。

编辑:姬学涛
责编:罗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