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 
2014-12-30

警惕全县追贷背后的权力魅影
新闻摘要:今年10月份,安徽临泉县政府发布通告,称为使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顺利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将在全县开展不良贷款清收。县长挂帅不良贷款清收工作领导小组,向各乡镇村庄下达催贷任务,完不成任务将被停职免职。拒不还贷的欠贷人将被停发养老金、低保,甚至被拘留。[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行政权力插手“讨债”,管太宽

“全县追贷”,公权力越俎代庖

把公检法机关当成了自己的家奴,公检法机关的独立性何在?全县追贷,而且完成任务、能够有一定提成,与银行之间穿一条裤子,这样的做法让人怀疑其背后的动机。十八届四中全会开启了全面依法治国的新时代,任何人都必须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究,凡事都必须按照法律行事。类似当地全县追贷的行为,是没有分清政府与市场的界限,权力不受约束、手伸得太长了。[详细] [我要评论]

 

“追贷”摊派,扭曲“政绩观”作祟

一些领导干部在想问题、做决策、办事情的时候,往往不先调查清楚事情的本身,不管基层工作人员的承受能力,提一些不切实际的高指标,搞一些超越阶段的大动作,结果是劳民伤财、徒劳无功。政绩固然重要,但一味追求政绩,追求短期效应,急功近利,反而最易造成行政越位,使政府管了许多不该管、管不了也管不好的事,影响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详细] [我要评论]

 

追债总动员,解了谁的愁?

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是地方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是地方各级国家行政机关。县级以上地方各级人民政府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并没有为企业招工,“推销”地方名酒、摊派卖烟,帮银行追债等此类的职责。“皇帝不急太监急”上至一县之长竟然声称要让欠款之人成为“过街老鼠” ,下至村干部,甚至教师头上都摊派了任务,不得人让人质疑,欠款之人到底是欠信用社的钱,还是欠县政府的钱?[详细] [我要评论]
莫因拯救不良贷款扼杀了公信

全县追贷是权力“任性”标本

在法治社会,无论办什么事,都要于法有据,追贷也是如此。追贷无可厚非,却是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事,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追贷名正言顺,是自己分内的职责。如今,当地政府部门成了追贷的主体,缺乏法律依据,名不正言不顺,这不仅仅影响政府公信力,更有违法越位的嫌疑。事实上,村民与信用社的贷款属于民事债务纠纷,应该通过法院走民事诉讼途径解决。[详细] [我要评论]

 

全县追贷,丢了谁的法治信仰?

清收欠贷并没有错,但错就错在让不合适的主体介入、用不合法的措施追讨。笔者由衷建议上级政府和纪检部门成立一个清查小组,对县政府和信用社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关系进行严查,对超越法律赋予的职责范围滥用职权,拍板“全员讨债”的县政府领导班子进行严厉的责任倒查,查处一个,追责一个,免职一个。同时要在当地大力开展法治宣传教育,让所有公职人员和民众都懂得“法不授权不可为”的原则。[详细] [我要评论]

 

公权力“出轨”,谁来追债?

欠贷人与信用社之间债务纠葛纯属买卖双方的矛盾,自有他们诉之公平之处,无论是起诉还是追贷,双方法律主体明确,胜与败均由法院说了算,追与讨自是人家银行自个的事,说白了市场的事儿自有断理之处,明是非之地。不能因为人家债主抛出点银两,你政府就赶紧俯身拾银,转身拿起公权力的大棒,打着正义的旗号不分青红皂白挥向欠贷人。[详细] [我要评论]
公权力该不该强制介入追贷?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政府的手肆意乱伸,用行政命令替代市场规则,利用行政手段干预民事纠纷,以停发养老金、低保威胁拒不还贷的欠贷人,都没有法律依据,属于滥用行政职权。这是典型的权力出轨,以权代法,侵害公共利益,同时使政府公信力受损。
县长挂帅“讨债”,政绩观念歪了经
    信用社与贷款人之间的协议属于商业行为,出了事,依法追究,县长大人何故勇往直前?【详细】

Leng方丈:假若为利益驱使公权乱作为,那就是赤裸裸的权力寻租。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梦湖水岸:“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这话的确不假,但说到底还是债权人和债务人间的民事纠纷,与旁人何干?

 

    从法理上讲,清收不良贷款理所当然,既可以防止国家资产无端流失,也有利于诚信社会的构建。但是,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动用国家机器参与,且以行政权力强制介入并威胁欠贷人,显然与依法治国的理念格格不入。归根结底,权力魅影的背后还是利益作祟,全县追贷也可以准确概括了:有权,任性,借权生钱!

编辑:姬学涛
责编:杨虹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