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2015-03-12

为警察减负要明确权责
新闻摘要:“很多部门去依法执法都寄望于有警察护着他执法,再多的警察都不够用。城管执法都要警察协助。”昨日,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陈伟才在分组审议中针对目前存在非警务活动过多、民警长期加班得不到休息等现状,提出国家层面出台规定减少非警务活动,工龄满30年的民警可以提前退休。[详细] [网友评论]
分享到:
警察“喊累”,如何“解救”?

非警务出警不能太“任性”

非警务出警的过多和泛滥,直接导致民警因长期加班不得休息而造成身体及精力的透支和下降,更有为数不少的人因此调离警察队伍。若长此以往,必然造成实际警力的不足和弱化。因此,笔者也认为,国家或有关单位确实应该出台相关规定,就警察非警务活动出警的范围进行细化和明确,以此来避免非警务出警活动的太过“任性”。[详细] [我要评论]

 

须厘清警务与非警务界限

减负还得合理安排警务。现在各类社会矛盾错综复杂,所有事情都不可能一夜之间做完。当群众的利益可能受到侵害时,向警察求助是应该的,如果不分轻重缓急,凡事都有求必应的话,不仅应接不暇,还可能顾此失彼,吃苦不讨好。作为最基层的派出所,要经常与当地街道、社区、镇村等沟通协调,以取得他们的支持和配合。[详细] [我要评论]

 

减负不等于甩掉非警务活动

如今是社会转型期,也是各种矛盾凸显期,广大公安干警工作忙,压力大是不争的事实。而且,民警在为其它执法部门“护法”、参与拆迁、截访等“非正业”中,浪费大量精力,也是客观实际。适当的给公安民警减负,提升民警的幸福感是社会的普遍共识。但减负不等于将民警的职责局限于“打击犯罪,保护人民”,更不是甩掉所谓的“非警务活动”的包袱。[详细] [我要评论]
为“警察减负”关键要明确“权责边界”

为警察减负更需要良法善策

实际上,在涉及到群众拆迁等社会纠纷等非警务活动问题上,公安部早已下达了文件,禁止公安机关参与拆迁等非警务活动,各地公安机关即便在地方政府有要求的情况下,也不会主动参与,只有遇到行政执法对象使用暴力抵制,警方才会作为消除妨碍公务的行为介入。但公安机关作为政府的一个部门,不可能对政府主要领导的指令进行抗拒。[详细] [我要评论]

 

给警察减负尤需标本兼治

值得注意的是,调查显示6成受访警察认为工作压力太大,特别是工作任务繁重、福利待遇差、晋升机会少以及工作时间长直接影响了警察生活幸福感。笔者认为,给警察减负尤需标本兼治,多措并举,只是减少非警务活动对警察减负来说显然是吹毛求疵,无法给公共治安的维护者以“真幸福”。[详细] [我要评论]

 

警察减负有赖于依法治国观念跟进

代表的建议初衷是好的,让警察能够有充足的时间来休息,但面对依法治国还在路上的现状,显然减少非警务活动只能是个伪命题。要想真正让警察减负,一方面必须按规定配足警力,提高警察待遇,让警察能够有充沛的精力和干劲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另一方面有赖于政府部门依法治国观念的跟进,不能总停留在行政执法为大的理念,要懂得如何依法行政,如何与百姓打交道,如何设身处地为百姓去解决问题。[详细] [我要评论]
警察该不该远离非警务活动?
当然树欲静而风不止,面对全民热议的李某某案,
梦鸽显然不想缺席大讨论的机会。而此番“错在社会”
的言论,的确展现了作为母亲护犊的那种小我。而此
番“错在社会”的言论。。。
    邻里纠纷、夫妻不和,居民小组长、社区居委会主任等都可以调解,非要警察去干什么?部门执法都要警察配合,除了凸显这些部门无能之外,还暴露了有关人员高高在上的嘴脸。
给基层警察减负需另辟蹊径
    要把警力用在法律规定的职责范围,摆脱“大包大揽”却无力承受的现实困境【详细】

龙遥Yol:在财权、人权都受当地政府影响的背景下,如果不听指派,就会被穿小鞋、遭排挤

仙桃斌斌有礼:浙江大部地区几乎见不到
干净的河了。
CLNY宁澜:警察职责法定,超出法律规定范围参与征地拆迁,本来就是超越职权的违法之举

 

    要让有限的警力用在“刀刃上”,就必须明确警察的“权责范围”。这里的“权”是指警察对“非警务工作”有权说不。“责”是指即使属于警察工作范围之内的“职责”,也应该有明确而清晰的“界定”和“边界”,而不是“胡子眉毛一把抓”,只要是所谓无足轻重的“困难”就一股脑地抛给民警——让民众不明里,不论什么困难都统统“找警察”

编辑:姬学涛
责编:杨虹磊